三辆770k,占了全世界同型号现存数量的一半,虽说按照大家的主意,都能进行升级改装,但张楠就没打算的全给改了。

    “敞篷的这辆就别改了,玻璃既然几乎没有老化,那也不用换换,车况恢复到可用状态就行。

    就算后头这软蓬换成凯夫拉材料,它也不可能变成我的日常用车,就是合适的时候拿来装门面的道具。

    那边两辆”

    张楠想了一下,又道:“玻璃略微变黄这辆也别动,除了像我这样的眼神,一般人都看不出玻璃有变色。

    继续往深了变也无所谓,当贴车膜,玻璃不花就行,能开,尽可能保持原厂状态。

    就改那辆出玻璃夹层出白毛的,换玻璃、换装甲,还有,如果可能得加装空调,我夏天怕热

    电动车窗就不用了,改了就没50年前的味道。”

    都是小问题,除了外观、发动机、车架这些进行彻底维护保养,内饰乍一看也不做改动之外,这车将会来个大改装!

    当然,改完了还是770k,升级版的超级770k!

    老板定下基调,伙计们执行就成。

    取走三辆车内所有暗格中的物品,外头进来辆个头不小的拖车——这处地下“车库”空间都大得足够它掉头。

    老爷防弹车挂空挡,一辆被绞盘拉上平板车厢,再架空一辆,这就拉走。城堡山南侧的报废玻璃厂里有的是仓库暂时存放这三辆770k,过会再来拉一次就成。

    看着拖车慢速开走,张楠等人将注意力集中到那扇一看就不好对付的巨大防爆门上。

    无论是华夏老家山顶住所还是在纽约长岛的庄园,都有防爆门,对这个熟,之前的寻宝活动中也破坏过好几扇类似的。

    眼前这扇规模不小,比自个在博茨瓦纳酋长领地地下洞窟内最庞大的那扇防爆门是小得多,但看着也够难对付。

    居然还不是电动或者液压开启,貌似纯机械式,钥匙孔是只有一个,两侧各有一个开启内部金刚柱的大圆形转盘,还有两个l型大把手,看着得两条胳膊一起上才掰得动那种。

    门大得开启后能很轻松地通过大型货车,三方边框也是看着就厚重的钢板固定,仔细观察,底下与地面连接位置都是一整根的厚实钢条!

    还好,查看了半天,没发现四周岩体上有什么翻盖暗格,不然张楠保准跑得比兔子还快!

    《飞鹰计划》,里边的脑洞给人印象实在过于深刻,张楠可不想变成“小胡子电锯”的枪下亡魂。

    上下左右全看了,再略研究一会,张楠这才对科莫罗夫斯基道:“边框直接固定进了基岩,甚至里边的几道金刚柱都是直接伸进去那种。

    这门我看要是用炸药,洞塌了它都没事。如果切割,天晓得这些钢板有多厚,得用大型专用切割机。”

    说着摸了下钥匙孔,“四角转动对位锁,想打开难,你别告诉我这还是里外三道锁!”

    科莫罗夫斯基嘴巴一咧,变成苦瓜脸道:“老板,是不是三道我不知道,至少两道以上是一定的。

    我们用医用内窥镜看过,要对上第一道的弹簧齿和数字后,钥匙才能进第二道”

    没钥匙,鬼才知道里头几道:要准确拧动第一道锁之后,钥匙才能插进第二道锁,真的和电影里出现过的那道“坑人锁”差不多。

    “我也是特工出身,职业需要,学过点开锁,我这技术对上这个直接投降。这锁还不能暴力破坏锁孔,不然很可能锁死掉,那只剩下切割门一个办法”

    科莫罗夫斯基说的是实情,所以干脆等着老板来了之后再说。

    也不能是傻等,老板又不是超级锁匠——已经提前去找人,不知道能不能找到能开这类钥匙直接对上密码的多道锁的匠人,不过反馈回来的都不是什么好消息。

    “波兰最大的制锁厂也派人去问了,他们已经退休的总工程师一听说是这样的锁,直接告诉我们用炸药或者割枪。

    门厚度单层都可能有个100毫米,啃得动这个的设备下午能到,还好我的人里就有人能用那个设备,不然找可靠的人都是麻烦。”

    “那明天就可以开始进行切割破拆?”

    张楠问道。

    ”只要设备一到,立刻开始都没问题。不过,老板,一旦开始破拆,你最好能离开城堡酒店。”

    不用多做解释,张楠理解科莫罗夫斯基说的意思。

    这里十有是当年为小胡子修建的一处后备地下基地,天晓得里边有什么——军事基地内部有什么都正常,如果防爆门后边是一堆的炸药就好玩了!

    就算施工时张楠不会留在隧道内,那如果炸药、弹药是上百吨,都可能一口气将小半座城堡山炸塌!

    克雄日城堡就在头顶上,酒店也在上头,张楠可不希望自己在吃饭的时候,结果稀里糊涂脚下闹地震、坐了土飞机。

    也不用跑太远,隧道内不可能存放几百吨炸药、炮弹,小胡子绝没有与这些危险物品共处一室的爱好,张楠也就犯不着跑去几公里外的瓦乌布日赫老城里躲着。

    离开城堡山就成,挨着都没多大问题。

    再说碰上这样的切割也不是第一次了,打通一个观察孔最多就是几十分钟的事,“到时候我去马场那就成。”

    说到这,张楠又道:“去马场看看,来的时候我看到那个马场规模不错,养了什么马?”

    科莫罗夫斯基心中无语,刚才他都说了让夫人和小姐们去骑阿拉伯马。

    面上还不能表露出来,还得迎合道:“都是阿拉伯马,老板,瓦乌布日赫马场规模虽然不是特别大,历史也没波兰三大国有马厂那么长,但这里的阿拉伯种(河蟹)马在全世界都有一定的知名度。”

    张楠觉得自己是不是成了孤陋寡闻的土包子了

    这里是东欧波兰,关阿拉伯马什么事?

    好习惯,不耻下问。

    好吧,这下才知道,全世界最好的阿拉伯马不单单在阿拉伯世界,还在波兰。

    “阿拉伯马挺漂亮,就比我的阿哈尔捷金马差点。”

    老板的话让科莫洛夫斯基有点无语。

/104406/6321334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jgywsy.com 球探工具小说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jgywsy.com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